首页 | 加入收藏
服务热线:0311-85028388
站内公告: 河北省资本研究会是在河北省民政厅注册的非营利性社团组织,成员为国内外金融机构......
  新闻资讯
  研究会活动
  河北资本
  人物专访

河北省资本研究会

电话:0311-85028388

网址:www.hbcra.cn

微信订阅号:河北资本(zbyjh1

地址:石家庄市河北互联网大厦A座10层


专家观点 网站首页 ->> 专家观点
分配端管理:让社会保障体系成为鼓励消费,拉动经济的原动力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延志远 时间:2021/11/5 15:12:36 浏览:21次
 
      在经济下行或经济危机期间,政府习惯用凯恩斯主义的办法去刺激需求,靠投资、出口和消费三驾马车拉动经济增长,忽视了社会保障建设的作用。下面结合历史,分析一下社会保障建设对促进经济增长的作用。

      一、社会保障建设激发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

      人们有了收入才能消费,那么,什么样的收入决定消费呢?

      货币主义的代表人物弗里德曼认为消费者的收入分为“一时收入”和“持久收入”,相应地,消费分为“一时消费”和“持久消费”。一时收入是指瞬间的、非连续的、带有偶然性质的收入。持久收入是指消费者可以预料到的长久性的、带有常规性质的收入。一时消费是非经常性的消费支出,比如买住房、汽车等耐用消费品;持久消费是经常性的消费支出,比如买粮食、蔬菜等日常生活消费品。一时收入和一时消费之间不存在固定的比例关系,持久收入和持久消费之间则可以有一定的比率,这被称为持久收入假定。人们的消费支出主要不是同他的现时收入有关,而是同他可预计的未来收入即“持久收入”有关。弗里德曼认为持久收入包括劳动收入和财产性收入,笔者认为还应包括未来社会保障性收入。未来社会保障性收入有:医保收入、社保收入、住房公积金收入、年金、政府各项补贴等。如果持久收入中的劳动收入和财产性收入不足以支撑现实支出,那么,未来社会保障性收入就成为居民敢消费、能消费的重要影响因素。

      美国人的透支消费在世界上是有名的,之所以敢透支消费,是因为在1929—1930年的经济大萧条之后,罗斯福政府为成千上万的劳动者建立了基本保障制度,包括养老及医疗保险、失业保险、退伍补贴、家庭补助等,涉及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为什么罗斯福总统会在大萧条最困难的时候还要搞社会保障呢?从经济层面看,因为美国当时已经进入消费汽车、家电的耐用消费品时代,没有社会保障的支持,人们就不敢买这些耐用消费品;从政治层面看是为了赢得选举,拉选票获得民众支持。从更长远的眼光来看,那场大萧条的亮点其实在于用国家干预推进社会保障建设使经济得以恢复,助推了美国的强大,这是那场大萧条留下来的宝贵财富。2008年金融危机后,奥巴马政府又积极推进了医疗保险体系改革,覆盖3100万美国人,使94%的65岁以下美国人都有医保,社会保障程度进一步增强,储蓄的预防性动机进一步减弱,消费潜力进一步提升。美国长期以来的公共保障支出占国民收入比例不断上升,由1980年的12%左右上升到2008年至今的17%,社会保障制度建设强化了居民的未来社会保障性收入预期,减少了预防性储蓄需求,所以敢于透支消费。

      西方国家能从上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中走出来,取得经济增长,社会保障制度的建设激发了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比搞短期刺激的凯恩斯主义所起的作用大得多。这一点至今没有被人们注意到,抑或故意视而不见,实在是遗憾。概其原因,是因为每届政府都有任期,搞短期的货币刺激操作起来相对简单,见效快,容易出政绩。虽然社会保障制度的建设和完善会对长期的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充足的内生动力,但其本质上是对不同阶层之间利益的再分配,所以难度比较大,因此政府更愿意搞短平快的凯恩斯主义。在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凯恩斯时代的货币是金块本位下的货币,不能随意发行,货币是中性的,政府主要采用财政政策来刺激需求,这是原味的凯恩斯主义。这一重要前提似乎被人们遗忘了。

      二、变了味的凯恩斯主义

      1971年8月15日,美国正式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无规则的牙买加体系开始运行,黄金只是贵金属,不再是美元发行准备,货币变成非中性的信用货币,各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相继采用了浮动汇率制度。但是,美元依旧在牙买加体系中占据着核心位置,美联储依旧是世界货币供应的总闸口,每十年左右都会形成一轮美元周期。随着美元指数强弱的变化,给世界各国带来政治、经济领域的大震荡。

      在信用货币制度下,一些国家频繁地采用货币政策来调节社会总需求和总供给以刺激经济,具体表现就是用刺激性的货币政策和基建投资拉动经济增长。这实际上是将凯恩斯主义运用得变了味道,是用制造更严重危机的办法来防止经济下滑。比如美联储的几轮量化宽松购买国债,简直就是开着B-52地毯式地向市场撒钱。超发的货币只会推动商品价格、资产价格上涨,重新激活过剩产能,不断吹大经济泡沫,对政府官员绩效考核和资产持有者有利,对劳工大众却是一种伤害,出现富者更富穷者更穷的马太效应,不利于制度创新、技术创新和提高生产要素效率。特别是在美联储一松一紧的货币政策操作下,世界经济动荡频繁,美元大潮退却之后,遍地鸡毛,后遗症极大。经济社会的发展岂能靠央行的货币政策来刺激,功夫应该下在制度和技术创新上。如果靠央行印钱就能发展经济,那么委内瑞拉和津巴布韦岂不也是经济强国了。哈耶克曾比喻说,一个国家如果用货币政策和利率来维持增长,它就像抓住老虎的尾巴,其结果有两种可能性:一是就是你跟着老虎跑,把你累死了;二是你把老虎尾巴放开,老虎把你吃掉了。

      如果站在人与大自然和谐共生的角度看,变了味的凯恩斯主义是一种反自然的理论。经济社会发展应在自然环境可容纳的程度内理性适度发展,一味地刺激需求追求高增长,导致的结果就是粗暴地掠夺大自然,必然遭到大自然的惩罚,新冠疫情和今年的洪水就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报复。习近平总书记在昆明举行的《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领导人峰会主旨讲话中说:“‘万物各得其和以生,各得其养以成。’生物多样性使地球充满生机,也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基础。当人类友好保护自然时,自然的回报是慷慨的;当人类粗暴掠夺自然时,自然的惩罚也是无情的。我们要深怀对自然的敬畏之心,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构建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地球家园。”

      三、转变理念,充分认识社会保障建设对促进经济社会长期发展的重要性

      因此,我们一定要认识到社会保障建设对促进经济社会长期发展的重要性,看清楚实行变了味的凯恩斯主义所带来的危害。在再分配中完善社会保障机制是新时代实现共享发展理念的重要方式,是一项以民为本的“新基建”,能够激发长期经济增长的内生动力,是在分配端这个“变速箱”上为经济社会发展挂的前进“挡”,比用制造更大危机、刺激短期需求、变了味的凯恩斯主义这种老办法效果好得多。因此,在新时代要改变把住房、教育、医疗、养老等方面的社会保障事业建设认为只会增加财政负担的陈旧理念,在保证国防、科技等刚性支出的前提下,量力而行、尽力而为地加强社会保障建设。完善社会保障机制政府一时确实要负担一部分支出,但从长期来看,通过这个机制能让居民敢消费、能消费,释放居民的消费潜力,拉动经济长期增长,良性循环的国内大市场一定会形成,必然会产生大量的工商税收,减少对土地财政的依赖,能进一步增强党和政府为人民服务的能力。这笔大帐一定要算清,让更多的发展成果惠及人民,不断增加人民的幸福感,实现共同富裕。
 
上一篇分配端管理:完善再分配中租赁住房社会保障机制——以民为本,加强社会保障建设之二
下一篇开设新专栏,创立“分配端管理”新理论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运营体系 / 会员管理 / 新闻资讯 / 商学院 / 成果展示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4 河北省资本研究会 冀ICP备2021005809号-1 技术支持:河北供求网 河北名企网荣誉企业-河北企业名录已收录